在車上 – 對話,魔法就會產生

在車上 為導演濱口竜介改編自 村上春樹 2014 年短篇小說集 《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》同名作品〈Drive My Car〉,並參考了〈雪哈拉莎德〉、〈木野〉兩個篇章,完成這部劇本。雖然,uman 曾看過《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》這本小說,但 uman 記憶力不好,加上三個故事融合為一,僅對於家福音創作的劇本有一點點印象。反而像是看一個全新故事般的看下去。

在車上

電影一開始,主角家福悠介與妻子家福音 在車上 ,唸著妻子昨晚創作的故事讓妻子紀錄,饒舌又細膩描述的文字與電影緩慢的節奏,雖然是很村上春樹的文體,但畢竟與閱讀書籍不同,讓 uman 一直緊盯著字幕,讓人一開始感覺是部好沉悶的電影。

《凡尼亞舅舅》是家福悠介執導與演出的舞台劇,也是呼應主題、貫穿劇情的劇中劇,家福悠介一個人在車上時,總聽著妻子為他錄製的《凡尼亞舅舅》台詞對答錄音帶,妻子錄下劇本中除了悠介所演出的角色之外的所有台詞,留下空白處讓悠介開車時可以邊聽邊背誦對答。隨著劇情發展,錄音播放的台詞與悠介的對答,像是悠介當下與自己內心的對話。在妻子過逝後,即使早已背熟台詞卻仍繼續播放,藉此思念(或是放不下那個懊悔)妻子。

在意外喪妻兩年後,知名的舞台劇演員及導演家福裕介被邀請為廣島戲劇節製作舞台劇。在那裡,因工作關係需要聘請一位汽車代駕,家福遇見了沈默寡言的美沙紀。對親人的死帶有遺憾與事後懊悔的兩人,在一趟趟的車程中漸漸信任彼此、瞭解了彼此的過往,也解開了自己難解的心結。

家福音每次在性高潮後,都會喃喃自語說著自己創作的故事,事後又會忘記。美沙紀的母親在每次毒打她後會出現另一個小孩人格,變成美沙紀最好的朋友。都是她們逃避她們不想面對的現實的人格展現。家福音想透過故事與悠介對話、美沙紀的媽媽變成小孩其實也是。只是當下的他們沒發現這是她們的求救訊號。

在車上

如同,悠介在一開始帶領演員讀本時曾指導的,只要將文字唸出來就好,先不要帶入你認為的角色該有的情緒,契訶夫的劇本是有魔力的,排演時透過演員彼此的互動、對話,魔法就會產生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. Press ESC to cancel.

Back To Top